2014年05月21日

从宣九闸到九宣闸

  南运河由南而北流入静海,有一个标志性的起点,即位于唐官屯的九宣闸。这里也是大运河流经天津的南起点。那么九宣闸究竟是什么来历呢?说起来,它和清末中国历史上两位重要的人物李鸿章、周盛传有着密切的联系。

  明清两代,北京所需粮食多经运河由南方调运,但南运河也有水患为害的一面。唐官屯地区位于南运河下游,受到的危害更加严重。

  同治九年(1870),李鸿章出任直隶总督,他控制下的淮军也随调北上。周盛传率所部“盛字军”于次年移驻青县马厂营房。周盛传经常往来于津静南洼之交,他看到这一带水源丰富,土地广阔,然而却因为河水泛滥,积水成灾,成了盐碱废地,感到极为可惜,便产生了兴修水利,开发这一大片土地的念头。他主张疏水灌田配套进行,一旦减河决通,水田也已开辟。

  为了制定出一个可行的方案,周盛传访问乡农,亲自逐段实地踏勘。经过测量,测出马厂高出新城4丈7尺5寸。他觉得正可利用地势,开浚河道,引南运河河水东下,水小的时候可以引水灌溉,水大的时候则可以疏导入海。而且这样可以有效地冲刷盐碱,使土壤肥沃起来。最终他确定了一个系统的工程方案:在“马厂之北、唐官屯之南,遥傍新垫大道,裁直河形,径引而东,于河头建立大闸,以时启闭,再于下流分灌处所,节节建闸束水,以取冲力,而免停淤”。光绪元年(1875)正月,他将此方案写成禀帖呈送李鸿章,李鸿章看后深为赞许,立刻批准。

  开挖河道工程从光绪二年(1876)春陆续展开,分两期进行,第一期开掘3条引河及配套的支河沟渠。第二期工程开掘靳官屯与长刘庄间的西段河道,同时修筑大闸5座。经过两个多月的苦战,光绪六年(1880)四月二十日,工程全部竣工,被命名为马厂减河。马厂减河西起南运河、东至津南区葛沽镇西关村入海河,全长75公里,宽约40米。为了调节水流,周盛传在减河上修建了大型桥闸5座:宣九闸、济运闸、开成桥闸、惠丰桥闸和潮宗桥闸。这5座桥闸尤以宣九闸的工程最为浩大,是整个减河工程的重点。

  宣九闸位于今靳官屯村南,取“宣泄九河”之意而得名。此闸扼守南运河和马厂减河的分流处,为马厂减河的枢纽工程。为了保障南运河的水位,它的地基高出南运河河床4尺。闸基底部铺布三合土,并用练锤夯实。闸基上面,修建分水桥墩4座,以坚固的花岗岩石砌成。闸分5孔,闸板系木制,每块高1尺5寸,长1丈8尺,视运河水势及减河需水情况提闸或落闸,水从板上漫流,致使南运河正流“顺轨而下”。其提闸、落闸的方式和现在不同。提闸时,将一块块闸板撤出;落闸时,再将一块块木板放入,称为“滚水坝”,这种闸板能把泥沙挡在闸外,利于定时清淤。

  工程完成后,李鸿章十分高兴,亲自为其撰写了《南运河靳官屯闸碑记》,高度评价马厂减河的作用。其中写道:汛期时,南运河的洪水经由九宣闸入马厂减河,不仅使津静一带均免遭水患,因为水流通畅,就连大清河、子牙河水涨时,也可以由此宣泄。其次,津静之交俗称“南洼水乡”的大片盐渍土地得到南运河水灌溉之利,也可引淡刷碱,改良土壤,利于农作物的生长。另外,减河开通后,与静东、津南原有沟淀泊沟通,形成“阡陌纵横、河渠复绕”的水网地带,不利于兵马行军,因此对海防也不无裨益。总之,这项水利工程真是“一举而三备善”。民国七年(1918),当时的国民政府认为“宣九闸的旧式闸板启闭失宜,有碍宣泄”,遂将分块闸板的滚水坝改为整块闸板的减水闸。宣九闸易名为九宣闸。

  马厂减河和九宣闸修成后的100多年间,一直发挥着泄洪、灌溉的功能。民国六年(1917),南运河良王庄等处决堤,天津、静海一带俱被水淹。当时,通过马厂减河泄洪,保证了良王庄等处复堤工程的顺利进行。1963年8月上旬,南运、子牙、大清3河上游连降暴雨,山洪暴发,河水陡涨,河北省南部、中部洪水成灾。南运河虽经沿途滞泄,仍有50亿立方米的洪水下泄。静海地处下游,三大河系洪峰先后涌到,虽向贾口洼、东淀、团泊洼实行分洪,水势依然很大,天津市和津浦路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。为了杀减南运河洪水,当时九宣闸闸门大开,闸板高悬,洪水奔腾穿闸而过,经马厂减河分流入海,部分缓解了洪水对下游的压力。为了洼淀尽快脱水,解除洪水威胁,8月23日,在钱圈、黑闸、王家房子破开马厂减河两堤,使积存在团泊洼的大量洪水宣泄入海。九宣闸和马厂减河在这次抗洪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  马厂减河和九宣闸还为天津的解放立过一大功。1948年12月下旬,人民解放军包围了天津,守军龟缩市区,困兽犹斗。守敌为了阻挠人民解放军进攻市区,除构筑纵深工事外,还在三元村附近引南运河水入护城河,并在赵各庄、陈塘庄附近堵塞护城河入海的水道,逼南运河水流向天津西南地区,妄图在市区外围形成广阔的水网地带,以阻滞解放军大炮和坦克的行动。为了挫败守敌的企图,解放军在唐官屯地区人民的帮助下,开启九宣闸,将南运河水经马厂减河宣泄入海,切断了下游的水源,打碎了守敌“以水设防”的算盘,扫清了西南外围据点,直逼市区,并在1949年1月15日解放了天津。